【我的农场肥熟岳母】【作者:极品飞车主】

(一)

  我与我现在的老婆小薇相识于2008年,当初是通过相亲认识的,朋友跟他一个单位,还特别给我说了是东北女孩。她给我的第一印象除了有农村小孩的质朴外,没有一点农村的痕迹。

  第一次见面,就让我眼前一亮,身材凹凸有致,巴掌小脸,最重要的是我喜欢的白皮肤,而且工作体面,真不明白怎么会剩到现在,难道是因为东北女孩的豪爽,吓坏了我们这些西北汉子?

  她确实给我与众不同的感觉,特别能聊,一点都不认生,气氛是会传染的,本来就口若悬河的我更有找到知己的感觉,第一次见面,我们的感觉都还不错。

  接着下来无非就是约会、聊天、看电影等等,在我们认识的两个月后,我终于能送她到她的出租屋了,这表示我们的关系已经迈出了新的篇章。当然在感受新篇章的同时,我拼命开发了她的全部。

  真的是让我忘乎所以了,跟她在床上的感觉真是奇妙。让我惊讶的她居然是第一次,我是她的性爱导师,让我更惊讶的是一个月后,她已经能随意摆布我而我愿意任其摆布,她好像是为性爱而生的,这让我知道为什么东北的小姐在全国这么有名了,呵呵,说远了。

  确定关系后,我们决定过年回东北,她的家是在鸡西市郊区的一个农场,足有五大间的那种《乡村爱情》里的那种大平房。父亲是农场的一个后勤部门的小头,在农场管理处上班,离家有大概50里,一周回来一次,母亲目前已经退休在家。

  第一次到东北的感觉我这辈子都忘不了,那是能把我冻住的天气,而且还是自认很健康强壮的我,当然家里完全是两样了,双层玻璃和烧的极旺的暖气,不夸张的说在家里可以穿线衣了。

  第一次见到我后来的岳母,45岁的岳母跟我媳妇一般的身高,165左右,烫着大波浪的长发,画着淡妆,一看就是个比较讲究的人,火红的保暖衣下包裹着让人想犯罪的身材,平心而论,是丰腴了点,体重后来我老婆告诉我有130斤,但这并不影响我这个熟女控的热爱。

  足有34D的上围,加上不多的肚腩组成的丰腴的腰身,随着夸张的曲线下是一个将保暖裤撑的浑圆的两瓣肥臀,一切都是那样的诱惑。

  “ 欢迎你到我们家,没冻着吧,快来坐到炕上” 岳母轻轻的说道,眼含笑意。

  我也急忙问好,掩饰着自己刚才紧盯她的尴尬,一股脑的把带给她的特产、礼物全铺到炕上。

  “ 这么多东西,让你破费了,以后来家就行,不兴带这带那的,咱们不是农村,不兴那个。” 看来岳母对我这个未来的女婿很满意,当然我也有自信的条件,182的我,英俊挺拔,坚持健身的我体型强壮,基本达到了人见人爱吧。第一次表现成功。

  “ 快上炕,咱娘俩好好唠唠,我要替我闺女把把关,呵呵” 岳母开起了玩笑。

  “ 那我就不打扰你俩唠嗑了,我这个当事人先回避了,接我爸去” 小薇说着出了家门。我自然和岳母坐上了炕头。我俩挨着小方桌,一人做了一边,腿上盖着一床被子,岳母一把拉着我的手,另一支手轻轻摩挲着。

  我头一下大了,这是什么风俗啊,感受着岳母无骨似的肉手,滑腻的犹如牛奶般,怎么都不象工人的手,后来得知岳母由于老公的关系,一直从事很轻松的记账类的工作,没出过力。

  “ 你的情况小薇都给我七七八八说了不少了,我也大概有些了解,我相信女儿的判断,就是想看看真人,呵呵” 岳母的自然和风趣打消了我的尴尬。

  “ 那我应该是您满意的咯,我能感觉到” 我也打趣的回道。

  “ 小滑头,难怪小薇说你有时候不老实,我是很喜欢啊,我就喜欢老爷们高高大大的,壮的象个熊瞎子,小薇她爸就不行。” 能看到岳母眼神中那种向往。

  我还在想那个“ 不行” 是指外型和床上都不行呢,还是……“ 小滑头,你想什么呢,有没有听我说话” 岳母脸一红娇嗔道,这哪里是岳母跟女婿呀,完全是两个小情侣之间打情骂俏嘛。“ 既然你都这样了,什么道德伦理,一边去吧,老子要发起进攻了” 我心里念道。

  我经手轻轻的反捏住岳母的手,“ 首先,我不叫小滑头,你可以叫我小剑”

  “ 我愿意叫你小滑头,小薇已经给我说了你好多不老实的事了,叫你小滑头一点都不亏” 岳母给我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笑。

  我头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了,不知道小薇给她妈说了多少,但我确定我们之间床上的一些荒唐事,她已经知道一些了。我坐的有些不自然了,被窝里的腿轻轻动了一下,刚好挨着她丰腴的大腿,我潜意识里告诉我不能动,当然岳母也没动。

  “ 阿姨看起来好年轻,脸上皮肤这么光滑,而其到现在身材都不输给小姑娘,” 我开始挑逗她。

  “ 少逗我开心了,脸在怎么光滑还是有褶子了,身材都肥成这样了,连我都不敢出门了” 岳母自嘲道。

  “ 阿姨,你这就不懂了,女人的魅力就是到这个时候才万全散发出来了,就像到了年份的红酒,身材丰腴是极致的体现,而且这不叫肥,如果这样叫肥,我倒希望小薇能肥点,现在好多年轻人就喜欢这样的熟女呢” 我豁出去了。

  看着岳母的眼神渐渐的发亮,我确定自己赌对了。“ 真的,你是说阿姨还不老,还能看得过去。” 岳母振振的说道。

  “ 是根本不老,如果保养得当,会更显年轻的” 我又给岳母加了一码。

  “ 那你喜欢吗,你不是说很多年轻人都喜欢吗?居然还希望小薇跟我一样,真不知你们年轻人咋想的?” 岳母步步紧逼道。

  “ 我,我也觉得不错” 我改变了一个词表达我的感受,希望她能体会。

  岳母应该是看得出的,我看到了她眉宇间的媚意,我告诉自己“ 别再诱惑我了,我快受不来了,我不想第一次见面就给你送一个就地正法的大礼呀”。 “你说的保养得当,我平时很注重保养得,我们东北的女人天生就很爱化妆,很爱美。

  ” 岳母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,赶紧转移开了话题。

  我也如释重负,解释道“ 不仅仅是化妆,保养,这些外在的,还需要…需要……” 我边说边看岳母的眼睛。

  看我欲言又止,岳母急了,“ 你倒是说呀,阿姨很开明的,你尽管说,阿姨就想保持年轻。” “ 还需要适度的性生活。” 我一口气说完,眼睛直直的看着她。

  空气仿佛静止了一般,她也定定的看着我,张了张嘴巴,我听到“ 妈,小剑,我和爸回来了。”

  (二)

  第一眼看见小薇的父亲,证实我的猜想,他是一个不到一米七的瘦弱中年人,是当年的上海知青,最后娶了当地的媳妇,就留在了北大荒,他们这一代后来有回去的,而且跟农场的老婆离婚后来又在上海找新老婆。我的岳父选择了留下,我认为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的岳母,后来得知,岳母是当时农场的场花。

  “ 这就是小剑啊,欢迎啊,不好意思,没有及时回来,单位有点事。” 不出我所料,他的口音里还带有一些上海口音。

  “ 没关系,叔叔,您单位有事就先忙,不碍事的。” 说话的同时,我瞟了一眼岳母,她似乎也在看我。

  “ 乃芬啊,准备饭菜了吗?别让小剑饿着了。” 岳父边脱外套边说道。

  “ 这就去,今天你别来厨房了,我做几个东北家常菜,让小剑尝尝。” 看来岳父平时持着南方男人下厨的习惯。

  “ 爸,看看我们给你带什么了,呵呵” 看来女儿还是跟爸亲,一回来就拉着老子上炕唠开了。我这是根本没有听到她们说什么,一门心思都在厨房。

  “ 我去看看阿姨都做什么,看看能帮上忙不。” 我假意装勤快,小薇向我投来赞许的一眼,没等岳父说话,我已经下炕了,只听见岳父在说“ 小剑还真勤快哦。” 拉开毛玻璃门,我随手带了个严实,狭小的厨房现在就我和岳母两个人了,还是火红的保暖衣,但是加了个围裙,突起的后丘(东北土话:屁股)饱满,浑圆,努力的向后撅着。在我看来,岳母丰熟的肉体已经点燃了我所有的欲火。我轻轻走到她身后,小声说道“ 阿姨,我能帮你点什么?”。坚硬的下体已经轻轻抵在她屁股上了。

  她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,身体猛然抖了一下,“ 啊,没什么要帮的,你会做饭吗?” “ 当然,我在家也做饭的,好多菜都是我教小薇的” 我理直气壮的说,顺便反复摩擦了两下。

  看岳母并没有拒绝的意思,我准备更进一步,我又往前顶了顶,弟弟完全顶在了两瓣肥臀间的肉缝上,双手从她腰下穿过,抢着她手中正洗着的菜,“ 阿姨,我来洗吧,你去弄别的。” 但是身子并没有马上挪开,就这样,岳母被我箍在怀里,动也不是,不动也不是。而且我的双手并没有全神贯注的洗菜,是不是还抬高一下,手臂有意无意的蹭着她丰满的胸脯。

  “ 那好吧,你洗,我去摘别的菜” 岳母可能也意识到这样不行,想摆脱我。

  “ 等一下,阿姨,这个窝瓜,是这样洗吗?我们平时很少吃,也不知道怎么洗净。” 我哪能轻易放她走呢,弟弟在加紧摩擦,手臂磨蹭乳房的频率也加大了,我能感受到岳母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而且面色红润,心跳加速。

  她开始不自然的扭动起来,似乎是想摆脱,“ 就是这样,你挪开一下,我去干点别的。” 岳母喘着粗气说道。

  我这是准备使出杀手锏,在单位号称“ 师奶杀手” 的我还是有两下子的。我开始撒娇,“ 阿姨,马上就好了,洗好了,咱来一块干” 她可能意识到了我的一语双关,重重的扭动了一下,这一下,狠狠的挫到弟弟了,猛的一疼,我条件反射的移开身体,并低头看自己的弟弟。

  抬起头时,刚好跟岳母的眼神撞上,岳母媚眼如丝的看着我和我的弟弟,轻轻的啐道“ 活该,看你小滑头还老实不,你这样子就待在厨房,我去趟厕所就回来。” 说着就开门往外走,我甚至能听到岳母的小声低语“ 真能折磨人。” 我的内心狂喜,看来岳母是清洗去了,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还需努力啊,我盘算这下一步的时候,岳母已经推门进来了。“ 来,好好帮我择菜,你个小滑头,这次老实点。” 看来岳母并不反感我的举动。

  “ 阿姨,我见你第一面就觉得好亲啊,真的,没来由的就喜欢。” 我又开始进攻了。

  “ 小滑头,跟小薇说的一样,就是一张嘴。” 岳母含笑看着我啐道。

  “ 但就是招人喜欢,我知道,您不用提醒。” 我开始和岳母调笑,这种感觉也挺奇妙的。

  “ 不知道那句是真的。” 看来岳母还挺在乎我的感觉。

  “ 到东北来,说的都是真的,不夸张的说,我如果先遇到您,我还是会追小薇的,就冲着您,您女儿绝对不会错。” 我绘声绘色的说。

  “ 哎,阿姨哪有你说的这样好哦,你叔叔就不在乎我,刚结婚那会,还稀罕,生了小薇后,身材慢慢走形,他就不稀罕了,他们南方人还是喜欢小巧玲珑的。

  但是她为我留在了农场,我还是很感激他的,这么些年就这么过来了”。岳母轻轻一叹的向我诉说着。

  “ 我亲爱的岳母,你太知人心了” 我的内心呐喊着,岳母简直就在促成我们的结合啊。我一把抓住她的手,揉捏着轻轻的说道“ 妈妈,我知道这样叫您还有点早,但我保证,回去就跟小薇结婚,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,您就把我当儿子,我不会再让您苦下去了。我爱小薇,也爱您,你们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”。

  岳母再抬起头时,眼睛里溢满了泪水,无声的看着我,仿佛想从我的眼睛里看出我说的那些话的真实程度,当然,这个时候,她能从我眼里看到了除了真诚,什么都没有。

  从这个时候起,我发觉我真的开始爱上我的岳母了,她是个爱哭,爱笑的感性女人,漂亮,爱美,本应该属于一个懂得生活,爱浪漫的小资的我,偏偏命运把她安排给了岳父这样一个循规蹈矩的上海小男人(此处请勿对号入座,仅指个体)。她要用多大的压力来压抑着内心的叛逆,就因为男人的留下,她搭上了自己的一生,内心的苦痛谁又能知道。

  我轻轻的擦拭的她的眼泪说到“ 好了,好了,别哭了,哭花了就不好看了”

  她破涕一笑“ 讨厌,把人家弄哭了,还没大没小的,好了,你赶快出去吧,有你在,不知道啥时候能做好饭了,跟小薇和她爸去唠唠”。见我坐着没动,她疑惑着看着我。

  由于刚才岳母梨花带雨的小女人态使我的弟弟硬邦邦的,根本没办法起身。

  她似乎看到我的窘迫了,幸灾乐祸的说道“ 活该,看你还使坏”。 “妈,都是您刚才一使坏,把我弄受伤了,现在恢复不了了”。我决定就我俩的时候我就叫她妈,这样感觉更刺激。

  “ 小滑头,还怪我开……” 她下面的话没有来得及说,因为我已经站起来了,线裤让我顶起一个大大的帐篷,她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下面,不知道是惊讶于我的尺寸还是举动呢。

  有的时候,挑逗也是有分寸的,不宜拖得时间太长,直觉告诉我这个时候可以这样做了。“ 你,你,你快坐下吧,别让小薇进来看见了”。岳母慌张的说道。

  “ 放心吧,妈,她且进不来呢,跟他爸聊的正开心呢,没办法,女儿亲爸,我亲妈”。我放肆的暗示着岳母。

  “ 那你也不能一直待在厨房呀,她们一会进来叫你,就麻烦了,你快好吧”。

  岳母紧张的语无伦次了。